那朵永不凋零的山茶花
2020-04-09 11:59 来源:海峡博客

  原文链接:那朵永不凋零的山茶花

  每逢清明时节,我都会想起早逝的同学黄美妙,她的年龄永远定格在十九岁,她的陵园纪念碑矗立在永定山岗上,她的英魂依然在山区驻留。厦门纪念碑旁的《革命烈士事迹陈列馆》里也有她的照片和事迹,每年此时,我都会站在她的遗像前,望着她那笑靥如花的面容,任泪水湿了衣裳……

  黄美妙是我在厦门一中的同学。高一那年我们一起去同安支援夏收,我提议比赛割稻子,我的体力略胜一筹,很快甩下她一截,于是回头故意道:“加油哦美妙同学!”美妙咬着牙不吱声,只是手里加快了速度。忽然听到“呀”地一声,她的脸色变得煞白,我吓坏了,跑过去想要按住她鲜血淋漓的手指。美妙像小鹿一样躲开,不好意思地说:“没事,我有晕血症。”

  高二那年,我照顾病重的母亲,一天只能上两节课。班级团支部组织同学每周末到我家帮忙做家务,美妙主动帮我拔兔子草,给我补习落下的功课,鼓励我努力赶上同学。

  高中毕业后,我们一起下乡到永定山区,我和美妙在同一个生产队。每隔几天,我们要走三十里山路到县城挑米。过独木桥时,两尺见宽的窄小桥面悬在空荡荡的河面上。美妙有恐高症,往往没走几步,便吓得匍匐在桥上一动不动,只会“咯咯咯”笑得眼泪都淌出来。她一怕毛毛虫,二怕独木桥,越是害怕越是会“咯咯咯”地笑。

  经过两年的锻练,她竟然敢抓虫子也敢挑担子过桥。夏日的骄阳下,身着红色的确凉衬衣的美妙,娇美得像一朵盛开的山茶花。

  1966年2月的一天,林区突发大火,黄美妙奋不顾身地救火,不幸被严重烧伤。得知消息后,我直奔医院探望。

  隔着加护病房的玻璃窗,我看到了面目全非的美妙。曾经跳起来像小鹿一样的美妙,现在全身裹满白色绷带;笑起来像百灵鸟的美妙,因气管肺部严重灼伤而呼吸困难。换药时,全身几无完好的皮肤,有晕血症的美妙,却连一声“疼”都叫不出来!

  我的眼里噙满泪水,我的心在剧烈抽搐。同窗三载,下乡三年,美妙已不仅是我的同学朋友,更是我情同姐妹的亲人,我愿以血救她命,以皮换她重生。可是血型不符,只能看着别的知青兄弟捐皮献血。

  熬过39天痛不欲生的治疗,美妙终因感染造成多脏器衰竭,于1966年3月20日永远离开了我们。时光把她雕琢成碑石上一朵永远盛开的山茶花,历史把她留在为之献身的山岗。

  七十年代末,我带女儿给美妙母亲拜年时,老人家抚摸着我女儿的头发悲叹:“阿妙在,孩子也该这么大了……”言罢泣不成声。

  此刻,春日的暖阳洒在黄美妙的遗像上。我抹去眼泪,美妙,你永远是我们心中那朵永不凋零的山茶花。

  (文/半边鱼头)

展开阅读全文

责任编辑: 华潇颖、赖旭华、晏凤利

相关新闻
世界杯足彩app 欢乐谷游戏全新代理模式 水舞间娱乐官网 金木棉娱乐 菲律宾申博马尼拉美女荷官
彩788代理最高占成 钻石1级会员 博彩娱乐游戏对战 奔驰等级礼金 巴黎人值得信任
拉斯维加斯游戏优惠办理 久赢新版APP下载 澳门星际网上赌场 博天堂手机网页版 ag注册开户
皇冠赌场注册 金皇冠娱乐网站 申博平台开户 申博备用网址导航 网上哪个平台可以赌博